左推推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百四十四章:解决黄金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克制的发泄过后,维拉克抬起了头,还是那般坚毅:“继续谈正事吧老师,您这边资金、人手、渠道大概需要多久可以准备齐全?”
  
  “一周左右。”
  
  “一周……”维拉克算了一下他这边的进展,一周的时间足够三个帮派再一次碰面敲定好计划的细节了,“我这边不管我一周之内能不能改变他们的计划,事情都会定下来。”
  
  “那就一周后正式行动,去奎因酒馆找辛他们谈购买事宜。”基汀道。
  
  维拉克没意见,届时他们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,没必要再等:“您这段时间有盯着他们吗?”
  
  基汀没点头也没摇头:“这几天忙着联系黎塞联邦那边的分站,所以没怎么关注奎因酒馆。不过起码在我盯着的那段时间里,都没发现辛有什么动作。”
  
  “那您这边有遇到什么麻烦吗?”重要的信息相互交流完,维拉克这才顾得上过问基汀的个人情况,他担心上了年纪的基汀应付不了这么多事。
  
  “没什么麻烦,一切顺利,不用担心我。”基汀眼里难掩疲惫,却还是笑着让维拉克放下心。
  
  “抱歉,老师。”维拉克这才注意到基汀布满血丝的眼睛,和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疲惫,“这么晚了还来打搅您,事情又不是特别急,本来明天早上也是完全可以的……”
  
  “说什么呢,跟我还这么客气。”基汀又给维拉克身前的杯子倒满热水,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要等明天,我还不乐意。”
  
  维拉克跟着笑了笑,仍旧是充满歉意地道:“但不管打不打扰您,一周后,差不多二月七八号的时候,我还是得大晚上来找您。”
  
  “什么时候都可以。你那边必须谨慎行事,不能大白天跑过来,这我理解。”基汀道,“二月七八号我这边估计也基本上都准备妥当了,你来正好。”
  
  “嗯。”维拉克把基汀倒给他的热水喝光,“对了,我说的要找平等论、国际歌、女性宣言的,干脆从咱们这边拿一份吧。”
  
  “我去给你拿。”基汀到一边打开行李箱,拿出了他们带来的《平等论》、《国际歌》、《女性宣言》,“到时候门罗要是问起你从哪找到的,你怎么回答?”
  
  维拉克把书收好:“您放心,随便找个理由就行。”
  
  “这方面确实没人比你会说。”
  
  “哈哈……”维拉克爽朗地张嘴笑。
  
  “回去小心。”基汀看着维拉克笑,叮嘱道。
  
  “您也一样。”维拉克笑完也叮嘱基汀。
  
  ——
  
  回到自己所居住的旅馆时,都是凌晨三点钟了,维拉克把书放在桌子上,简单洗漱后便睡下,一觉睡到了次日的中午。
  
  距离门罗开始整顿海鼠帮内部过去了整整一天。
  
  维拉克不知道他在这段时间里有没有解决完杂七杂八的事情,反正他书是解决了,便没在市区多待,吃了顿午饭就赶回了曼城。
  
  “维拉克?这么快就找到了?”明克酒馆里,门罗热情地招呼离开一天的维拉克坐下。
  
  “嗯,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找,只要钱到位就能搞来。”维拉克把《平等论》、《国际歌》、《女性宣言》放在了酒桌上,“就是这三本。”
  
  “在哪找到的啊?”门罗随手拿起了《平等论》翻阅。
  
  维拉克观察周围的变化:“书店。”
  
  “书店?书店不敢卖这个吧?”门罗多少清楚里面的内容。
  
  “但他们有渠道。”维拉克指了下书,“这点花了两千仑。”
  
  “这么贵?”门罗随意扫了几眼《平等论》,又拿起《女性宣言》看了看,最后才拿起最轻薄简洁的《国际歌》。
  
  待他都看了一圈后,维拉克期待地道:“怎么样?”
  
  “这个平等论太复杂了,我看不进去。这个女性宣言很荒谬,都提了些什么无关痛痒的东西……国际歌倒是有点意思,情感很充沛,意思很明了,和我的想法一样,要坚决斗争。”门罗挨个评价这几部颠覆性的、对指引新世界至关重要的著作,“这……也没什么用啊,我肯定要抗争的。”
  
  “啪。”
  
  门罗把书扔回桌子上。
  
  “这就看完了吗?”维拉克错愕。
  
  “嗯。”门罗叼着烟,端着酒杯活动脖子。
  
  维拉克看着桌上那些价值根本没有被门罗看到的书:“你都没有仔细看。”
  
  “我已经很仔细在看了。要不是你说就这点儿东西花了两千仑,我都根本不会放在眼里。”
  
  “不是你亲口说的你想要平等吗?这些东西会给你答案的。”维拉克不理解门罗口中的平等、他追求的平等是什么了,真正追求平等的人怎么会看不到这些东西的魅力、价值。
  
  “我是要平等啊,现在我们在敦曼遭受的不就是不平等吗?不就是欺压吗?所以我们要抗争,让政府停止对我们的压迫。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么简单,没问题吧?”门罗耸耸肩,“你今天有点奇怪,对这些书太上心了,都没过问帮里的情况,这不符合你的行事作风啊。”
  
  对门罗感到心灰意冷的维拉克没有争辩。
  
  他一开始还以为门罗和他们是同一类人,《平等论》等书会帮助其觉醒,加深对平等的理解,继而知道该怎么改变。
  
  但他错了,门罗所谓的平等,是片面的、主观的、闭塞的,他只要求别人对待他平等,不曾想过自己对待别人是否也需要平等。
  
  与其说他和敦曼政府抗争追求平等,还不如说是在维护自己的特权。
  
  这不过是一场既得利益者之间的争斗。
  
  “还需要问吗?看你这么怡然自得不慌不忙的样子,肯定是都摆平了。”维拉克掩盖自己的心寒,“一天,够干净利落的。”
  
  “还行吧,处理掉了一批人,又提拔了一批人。”门罗道。
  
  维拉克点头道:“进来的时候我就在观察了,不过我本来也都不怎么熟,谁爱走走谁爱升升。”
  
  “怨气不小啊哈哈。”门罗以为维拉克是不满自己没有提拔他,“你的能力我都看在眼里,但总得给你点表现的机会,这样才能服众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