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推推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吹灭灯台都是月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姜安安的八岁生日,姜望在修行中错过了。
  
  九月十五日,福地挑战掉到司马梅山的时候,他还想起来这件事。
  
  而后沉浸在修行的世界里,一恍惚便已过去了。
  
  在十月十五日的福地挑战开始时,他才惊觉,十月十二日姜安安的生日,已经过去了好几天……
  
  他知道自己还会错过的。
  
  但他不知道,对于姜安安的成长,他还要错过多少。
  
  无论处在多么艰难的境地里,他每年都会至少找一次机会去看安安。但凌霄秘地不是净土,如果他不够强大,世上本没有安全的地方。
  
  天下风起云涌,他也短暂站上过潮头。
  
  但他必须要认识到,无论是在天涯台还是在黄河之会,他的风光都是建立在既有的秩序之下,是在同境公平竞技的基础上……他本身并不具备抵抗秩序崩溃的实力,更没有制定秩序的资格。
  
  所以别放松。
  
  一刻也不要。
  
  一息也不要。
  
  一座喷发的火山,可能已经沉寂了千年。
  
  一块沉默的灰礁,大概也曾被人听闻。
  
  道术,剑术,神通。
  
  所行之路,所求之心。
  
  恍恍惚洞中无岁月,真不知世上已多少年。
  
  直到一只肥纸鹤,飞到了太虚幻境的福地中。
  
  信上只有两个字——
  
  “速归。”
  
  火山群绵的兀魇都山脉,飞鸟绝迹,碧色无踪。
  
  在某一个寻常的、黯淡的时刻。
  
  轰隆隆隆……
  
  滚滚黑烟之中,暗红的岩浆喷涌而出,巨大的声响仿佛把天地都震破了!
  
  飞溅的、被烧得赤红的岩石,如流光一般飞掠,在烟与灰笼罩的画卷里,留下一道道刺痛的刻痕。
  
  火山喷发!
  
  一块黑灰色的、与众不同的礁石,也在这激烈的喷涌飞跃起来。
  
  在暴怒的岩浆流里,它也只是无力的抛物。
  
  但它飞到了高处后,并没有如其它石头一般坠下,反而像是生出了无形的翅膀,继续拔升,不断拔升。
  
  它冲天而起。
  
  它的黑灰色渐渐剥落,露出如有流光环绕的天青色。
  
  “它”的轮廓慢慢清晰,逐渐伸展出四肢。
  
  这是一个人。
  
  有人的形状,人的外表……逐渐复苏人的气息。
  
  烟熏火燎之中,仍然可以看到他流转赤金的眼睛。
  
  烟与灰与火的世界里,他带来了一抹清晰的亮光。
  
  洞天彻地!
  
  一瞬间所有的光焰和声色都湮灭了,一袭青衫人独立,漫天赤焰绕他开。
  
 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但鞘中长剑一声鸣,声震千里远,似将火山之啸都割破!
  
  他飞过。
  
  像是传说中青鸟来信,掠过人世间。
  
  他飞过哪座火山,哪座火山就开始喷薄。
  
  荒寂无人的兀魇都山脉,一座一座的火山喷发,仿佛壮其行色。
  
  飞过某一座火山时,姜望眸光一掠,看到那光秃秃的火山上,立着一颗突兀的老树。
  
  他记得,当初赵玄阳带他来这里时,并没有这颗树存在。
  
  横枝皱皮,老根错盘。
  
  这颗老树长得很怪异,也很哀伤。
  
  姜望回手遥遥一按——
  
  轰轰轰轰轰轰轰。
  
  正在喷薄的一座座火山,接连寂灭!
  
  像是神灵竖于大地的灯台,被一盏一盏地吹熄。
  
  其时也,天地如寂,唯见一衣掠影,很快就消失了。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世上有城名离原,拒北不使马蹄前。
  
  当然这话已成过往。
  
  此时此刻。
  
  满头小辫的宇文铎立在城头,往远处看,但见天幕低垂,沉云弥散。黑影错杂着锐光,如潮涌动,代表景国的乾坤游龙旗飘扬于高天,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  
  那古老、神秘、雄踞于中域、开启了国家体制大兴之时代的天下最强之国,已经踏马而来!
  
  提剑问北牧。
  
  宇文铎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。
  
  他觉得滚烫。
  
  现在若用一把刀子割下去,他相信他的血液能把石头灼穿!
  
  “曳赅,到了证明我们草原儿女的时候了!”他慷慨激昂地说道。
  
  身后高空飘展的青天神图旗,给予了他无穷的力量。
  
  城中坐镇的神冕布道大祭司,使他的信仰坚如磐石。
  
  身边站着的曳赅,林立于这座烽火大城里的袍泽,令他无所畏惧,满怀勇气!
  
  站在他旁边,和他一起眺望远处的,是一个戴着青铜恶鬼面具的男子。
  
  如果说赵汝成之名,在黄河之会上乍起,使天下知昔日秦怀帝犹有后人在。
  
  那么在固守离原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,所有驻守此地的牧国将士,都记得了这位青铜鬼面的将军。
  
  每战必先,逢敌必破,他在血与火之中拔出天子剑的一幕,几乎已是一种胜利的喻示。
  
  拒绝了牧国公主赫连云云的任命,拒绝了真血家族宇文家的提拔。
  
  只身入军。
  
  参与了攻伐离原城之战。
  
  参与了此后长达一年多的离原城守卫战。
  
  从一员十夫长做起,到现在独领一军,是一战战杀出的功勋!
  
  破阵一十七次,截援三次,斩将九员,亲斩之敌颅不计其数。
  
  人称青鬼!
  
  战场上闻此名者,莫不胆寒。
  
  与热血沸腾的宇文铎不同,也不同于很多牧国将士所想象的好战如命、嗜杀成狂,此时的赵汝成手按城砖,眼神和城砖一样冰凉,一样冷静。
  
  他默默地观察着如潮涌来的景国大军,心里面并没有别的情绪。
  
  对他来说,在牧国参战,只是为了获得力量。
  
  获得更强的力量……获得让自己不再遗憾悔恨的力量。
  
  与当初在边荒厮杀,没有什么不同。
  
  他对牧国有一定程度上的认同感,但也非常有限,最多就是基于宇文铎和赫连云云的亲近。
  
  他对景国的感觉也非常淡漠。
  
  对他来说,这场战争的胜负,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  
  最重要的是,他要获得足够的功勋,让人无法质疑的功勋,以此迅速在牧国走到高位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