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推推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3073节 乱时之雨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拉普拉斯讲述了一些她在空镜之海里看到的记忆。
  
  其中着重说了“一人、一兽与半座城”。
  
  所谓“一人”,指的是一位疑似时间系的巫师。
  
  从画面记录的角度来看,应该来自一片悬于天空的水幕,其映照出来的景象。
  
  水幕可能是一种水系穹顶,也有可能是一片天空之海,因为角度的原因,看不清具体是什么情况。但通过水幕映照的地面场景,却是能清楚的收入眼底。
  
  在地面上,有一位穿着幻彩斗篷的女巫,她在树梢上飞快的移动,迅速的掠过一片森林。
  
  只是她的移动,并不是平常人见到的位移,而是一种奇怪的挪移。
  
  她每一次的大跨步前,都会先一步的呈现出两道幻影。
  
  譬如说,她要去五百米外的一棵树梢上,她会先在目标点呈现出一道彩虹幻影A,这个幻影A是静止不动的。
  
  幻影A出现后,又会在距离幻影A与她本体中间的位置,也就是两百五十米左右,出现一个彩虹幻影B。幻影B虽然也停留在原地,但它却是动态的样子,像是在跑步。
  
  这两道幻影出现以后不久,斗篷女巫便从原地传送到了幻影A的位置。
  
  斗篷女巫抵达目的地后,两道幻影则全部消失。
  
  单纯说这一个挪移。安格尔是没有看出有什么端倪,但拉普拉斯却是很笃定,这就是一种时间能力。
  
  看似是空间系的传送,实际上是对时间系能力的运用。
  
  她用幻影A模拟了自己最终抵达目标点的位置,这是一个“结果”;用幻影B模拟了自己移动时的场景,这是一个“过程”。
  
  在有了移动的过程与结果后,“事件逻辑”成立;她一旦开始移动,那“时间逻辑”也成立了;表象逻辑没问题,那最后“实践结果”就一定会成功,而这个实践结果就是——抵达终点。
  
  这就形成了一种类似空间传送的场景,但这并不是传送,而是一种欺骗时间逻辑的假象。
  
  拉普拉斯虽然将个中情况说的很细,但安格尔却听的懵里懵懂。
  
  在说完了“一人”后,拉普拉斯说的第二个记忆画面,则是“一兽”。
  
  这个一兽,指的是一只不知名的魔物。
  
  它的体型,像是一条蛇;但它的具体模样,包括花纹的样式、有鳞无鳞、头部形状是三角还是椭圆……等等,拉普拉斯都没有看到,因为它全身都泛着彩虹一般的光芒,遮蔽了视线。
  
  这只蛇非常奇特,它是拉普拉斯在看“风景”时看到的。
  
  彼时,拉普拉斯并没有特意去寻找空镜之海里特殊的记忆画面,而是看着附近一个画面发呆,这个画面并无特色,里面呈现的是“月色下平静的海面”。
  
  本来以为只是很普通的画面,可蓦然间,拉普拉斯在这个海面上空,看到一个虚幻的影子,这个影子像是一条蛇。
  
  就在拉普拉斯目光注视到画面中那条有些虚幻的蛇后,下一秒,那条蛇出现在了拉普拉斯的身边。
  
  是的,就是字面意思——实体的蛇来到了拉普拉斯本体附近。
  
  它从空镜之海的画面里钻了出来,直接由虚化实,在镜域呈现出了实体。
  
  当时把拉普拉斯都惊到了,她也是第一次看到,有生物直接从画面中跳出来。
  
  而那条蛇出现在镜域后,依旧看不清它的样子,全身都被彩虹光芒遮掩。它现身后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
  
  它看了眼拉普拉斯,又看看周围浮荡的空镜之海。
  
  “原来是被镜域里的生物观测到了,难怪会从时间间隙里掉出来……空镜之海,真是危险,居然还有生物能在这里生存。”
  
  “真倒霉,算了,先回去了。”
  
  发光的蛇,自言自语的嘀咕了这两句话,便化为彩虹流光,消失不见。
  
  拉普拉斯再去看那片“月色下平静的海面”,也没有再从画面里发现对方的影子。
  
  这件事对拉普拉斯的冲击很大,她从没想过,自己观察的对象,会蹦出画面与她面对面……不过也因为对方亲身出现在了拉普拉斯身边,让她捕捉到了对方的气息。
  
 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,拉普拉斯最终确认了对方身上沾染的气息是……时间之力。
  
  以上,就是“一兽”的故事。
  
  只是这“一兽”的故事,安格尔听得比之前那“一人”的故事,更加的迷糊。
  
  而且,拉普拉斯在有些地方也说的含糊不清,譬如说,拉普拉斯是怎么机缘巧合确定这是时间之力的?
  
  拉普拉斯不愿意详说,安格尔自然不好过问,只能将思索的范围,圈定在故事本身上。
  
  在沉思了片刻后,安格尔问道:“你能确定,那两句话就是它说的吗?”
  
  拉普拉斯:“可以确定,它不是用言语说的话,而是一种特殊的意念波动。”
  
  确定这两句话是那条发光的蛇说的后,安格尔陷入了思考。
  
  从对方的话里,可以捕捉到两个信息:第一,它似乎知道镜域,也了解空镜之海。第二,它明确的提到‘自己被观测到了’。
  
  从话里的意思来推断,似乎这只蛇是因为被“观测”到,所以才会从时间间隙里掉出来。
  
  只要被“观测”到,就会发生性状的改变。
  
  这让安格尔联想到,乔恩曾经讲过的一个在地球很著名的实验……
  
  安格尔最终还是没有想通这种“不被观测就能在时间间隙中逍遥‘法’外”的能力,到底是什么。他对时间系的能力,还是很模糊,只能暂时放在一旁。
  
  拉普拉斯前面讲述的“一人一兽”的例子,其实已经很离谱了,而最后讲述的“半城”,更加的离谱。
  
  “半城”在哪里,拉普拉斯并不知晓。
  
  半城的画面视角,来自一面安装在人类城市钟塔顶部的玻璃,因为这个钟塔只有一面玻璃,且正对的方向也只有一面。
  
  所以,画面中呈现的场景,也只有玻璃所倒映的“半座城”。
  
  可是透过这半座城,拉普拉斯却是看到了非常怪异的一幕。
  
  起初的时候,会觉得这是一座很普通的人类城市……或者说小镇,因为并没有什么高耸的建筑,单从半城来看,最高的建筑不过是一个大教堂,而教堂最高处,其实还没有钟塔高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